清华金融教授直言:不了解市场的盈利模式,如何能赚到钱?

admin

  佛下山游说佛法,在一家店铺里看到一尊释迦牟尼像,青铜所铸,形体逼真,神态安然,佛大悦。若能带回寺里,开启其佛光,记世供奉,真乃一件幸事,可店铺老板要价5000元,分文不能少,加上见佛如此钟爱它,更加咬定原价不放。

  佛回到寺里对众僧谈起此事,众僧很着急,问佛打算以多少钱买下它。佛说:“500元足矣。”众僧唏嘘不止:“那怎么可能?”佛说:“天理犹存,当有办法,万丈红尘,芸芸众生,欲壑难填,得不偿失啊,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当让他仅仅赚到这500元!”

  “怎样普度他呢?”众僧不解地问。

  “让他忏悔。”佛笑答。众僧更不解了。佛说:“只管按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第一个弟子下山去店铺里和老板侃价,弟子咬定4500元,未果回山。第二天,第二个弟子下山去和老板侃价,咬定4000元不放,亦未果回山。

 

  就这样,直到最后一个弟子在第九天下山时所给的价已经低到了200元。眼见着一个个买主一天天下去、一个比一个价给得低,老板很是着急,每一天他都后悔不如以前一天的价格卖给前一个人了,他深深地怨责自己太贪。到第十天时,他在心里说,今天若再有人来,无论给多少钱我也要立即出手。

  第十天,佛亲自下山,说要出500元买下它,老板高兴得不得了——竟然反弹到了500元!当即出手,高兴之余另赠佛龛台一具。佛得到了那尊铜像,谢绝了龛台,单掌作揖笑曰:“欲望无边,凡事有度,一切适可而止啊!善哉,善哉……”

  为什么赚钱这么难?

  那些把希望建立在欲望和愿望上的人,

  十有八九我会失望。

  ——大仲马

  为什么中国天气糟糕的晚上我们很难打到出租车?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坏天气让出租车更受欢迎。

  赛雷不这么认为。他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奖,他自己的基金公司在电影《大空头》中客串。

  对行为金融学联合创始人的研究为这篇文章的标题提供了一个有趣的答案:

  赚钱为何这么难?

  先看打车难题:

  大多数司机为出租车公司工作。他们可以每天租车12小时,自己付房租,自己付油钱,自己赚外快。

  这是我们一份很辛苦的工作,所以对于许多影响司机是赚够了就收工,例如定个两百块钱的目标,早达到早收工,晚达到就多跑一会儿。

  当天气不好,有更多的人乘坐出租车,司机更容易达到他们的目标(如果你不考虑拥堵) ,所以他们回家早,而且更难得到一个出租车时,有更少的人。

  问题是,如果司机调整他的目标策略,他的收入会发生什么变化? 例如:

  策略一: 不论日收入多少,固定一天工作时间;

  策略B:总工作时间保持不变,在好的日子里工作更长时间,在不好的日子里工作更少时间。

  结果分析显示,采用教学策略A,收入将增加5%;采用不同策略B,收入将增加10%。

  既然有了更好的选择,为什么出租车司机不选择一种收入更高的策略呢?

  对此,塞勒给出的解释是:1。窄边框;2.风险规避。

  什么是狭义框架?总之,是“目光短浅”,“格局不大”。当然,这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目光短浅”甚至是一切人类的基本特征。

  大多数研究出租车司机可以采用的“目标管理策略”,是一个具有典型的“窄框架”例子:只考虑当天的收入,不能从更长时间内的整体经济收益来调配社会工作学习时间的长短。

  这么做主要有数据如下主要原因:

  匮乏的状态。司机们的储蓄有限,他们必须按时支付日常费用来养家糊口和支付每月的租金。“匮乏”,造成的食品和服装问题,总是限制所谓的模式。

  2.简化决策过程。每天算当天的账,少操心。

  这样,驱动程序将一个连续的大决策,分成若干个离散的、统一的小决策,目标明确,易于实现。

  什么是风险厌恶?也可以翻译为riskaversion(英文:risk aversion),意思是一个人在面对收益不确定的交易时,更倾向于选择更安全的交易但也可能有更低的预期收益。

  例如,一个企业风险产生厌恶的投资者,会选择将他的钱存在一些银行以获得能力较低但确定的利息,而不愿意将钱用于进行购买公司股票,承担经济损失的风险以获得具有较高的期望收益。与风险厌恶程度发展相对,则是“风险容忍”

  有时候,我觉得,“风险规避”是一个非常模糊的定义,好像描述一个人谁是勇敢的,有些人是胆小的小东西,大的东西是胆小的。有些人通常是诚实的,一旦做了坏事就要做大,就像老房子着火了一样。

  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每天以一定的收入为目标安排工作,会让他们“反感”自己无法完成当天的目标。

  为了赚更多的钱,得到更多的休息,不仅需要专业知识和经验,还需要判断力和“内心的焦虑”,在一个糟糕的日子里,早早地带着更少的钱回家。

  对于司机来说,波动和不确定性可能比辛苦更难以忍受。

  不止这些出租车司机可以如此,看起来更聪明更富有的投资管理人和企业决策者们也一样“不明智”。

  当投资者对于处于企业盈利能力状态时,往往我们愿意卖出股票以锁定利润,而处于一个亏损时,更愿意选择继续发展持有股票,而不是认赔出局。–专家们称之为“处置效应”。

  彼得·林奇称上述行为为:摘花和浇水。

  研究表明,投资者和赌徒一样,有某种“均值回归”的幻想。

  比如在猜大或小的时候,如果“大”连续出现五次,老赌徒就会倾向于相信“小”接下来出现的概率会增加。但其实就单次而言,这次“小”的概率还是50%。

  即使是懂概率问题的人,也会有一个类似的错觉:根据企业大数定律,只要猜足够进行多次,“大”和“小”的概率应该是各为50%。既然我们如此,连续5次出现了“大”,就应该有某种社会力量发展导致学生出现提供更多的小,把“大”和“小”的概率拉平,让大数定律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投资者经常犯同样的错误,他们认为长期上涨的股票更有可能下跌,而长期下跌的股票更有可能上涨。

  这是典型的赌徒谬论。骰子没有记忆,它不知道自己已经连续出现了五次“大”,所以还会再多出现几次“小”就拉平了。

  那么,大数定律仍然有效吗? 是的。

  但是起作用的原理,不是靠拉平,而是靠足够多次扔骰子的“稀释”。

  说回“处置效应”。

  出租车作为司机在好日子里太早收工,差日子里过于注重勤奋;投资者赚点儿钱就跑,亏了却想死守等反弹。

  除了平均回归和沉没成本外,“处置效应”的更根本原因是前景理论(也称为前景理论)。

  前景理论的名字有点像“信息熵”的由来,是两个超级聪明的家伙得出的。

  投资心得

  炒股和人性一样,股票是一个概率的游戏,无论什么样的买卖决策,都没有绝对正确或不正确的划分。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股民好获小利,买进的股票升了学生一点,便迫不及待地脱手。许多企业交易者禁不起市场的诱惑和内心的贪婪,试图通过抓住每次进行价格水平波动,看似一个聪明,实则愚笨。

  如今的散户投资者已经相当成熟,他们不仅拥有丰富的投资经验和交易原则,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坚决贯彻自己的投资原则或投资计划。

  投机市场的游戏是管控风险的游戏,不是追求利润的游戏。

  通往成功的道路是漫长的,总是学习一点,实践一点,理解一点,进步一点,失败和痛苦是你最好的老师。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任何操作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X嗨派资讯微信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18980590325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打开微信

微信号已复制,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